.

Copyright © 2016. TIANJIN RESEARCH INSTITUTE FOR ADVANCED EQUIPMENT All rights reserved.
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天津 津ICP备17005411号-1

新闻中心

>
>
>
【人物访谈】你好,我是李振华

【人物访谈】你好,我是李振华

发布时间:
2019/09/27
浏览量
  大家好,《人物访谈》栏目又和大家见面啦!
 
  继上期栏目认识了润滑所的李小磊之后,本期《人物访谈》邀请到了产业化公司清研同创的李振华(掌声欢迎),相信大家都等不及了,小编这就奉上本期的访谈内容,让我们一起来认识下吧!
 
 
  李老师好,感谢成为我们本次栏目的嘉宾,请先自我介绍一下吧。
 
  姓名就不重复啦,籍贯是天津,家是天津宝坻的,本科和硕士都是在清华机械系念的。毕业后在天津一家港资公司工作。公司主做高压铸造设备,属于精密机械,从2008年至2016年,在这家公司主要从事过研发、生产制造、技术支持三大块工作,担任技术部经理职务。自2017年3月加入高端院,担任项目管理工作。现任清研同创综合计划部副部长,主管公司项目计划、质量体系、知识产权和科技项目申报工作。
 
  是怎么样的契机来到高端院呢?
 
 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,非常奇妙的缘分。其实在2014年高端院最开始的筹备阶段,我的导师受邀来高端院这边实地考察,当时我是陪同导师一同来到过高端院这边,当时就知道了高端院。等到2016年的时候,由于我的前公司是做铸造的,所以我的导师派我来高端院考察一个和低压铸造相关的产品。
 
  在展厅参观的过程中,我看到咱机器人所的那款足球机器人,我一看这不正是我在上大学时跟着刘莉老师(机器人所常务副所长)打机器人比赛用的那一版么,当时张继文做的队长,我们做的队员。当时刘莉老师为了筹办机器人所已经在津工作2年了。在拜访刘莉老师的时候,听刘莉老师讲了很多,就动了来高端院的心思。后来再和陈恳老师(机器人所所长)详谈了一番之后,最终决定来高端院工作。
 
 
  最开始在机器人所的时候是负责哪方面工作呢?
 
  2017年年初正式加入到机器人所,当时负责项目管理相关工作,那时候集成的项目挺多,和研发类的项目还不太一样。
 
  从机器人所到清研同创,在心态上、日常状态上又有哪些改变呢?
 
  心态上来讲没有什么变化,因为最初就是为了产业化而来,现在只是说正式走到这个轨道上来。日常状态上和研究所有变化,毕竟公司和研究院所是两套机制,灵活性和目标也不太一样,产业化还是以增加产值为主要目标。
 
  你觉得现在清研同创处于哪种状态或者哪个阶段呢?
 
  我觉得就是在中国共产党走长征之前那个阶段。在不断的思考“到底该怎么发展”、“公司该怎么架构?”、“是怎样一种奋斗的精神?”。肯定还会有所反复,会根据外部的变化和内部的发展经历进行不断地进化。
 
  也就是在不断精准定位,不断升级的一个过程。
 
  基本上是,因为在一开始的时候产业化只是一个种子,但是真正要为哪些人服务、最后做成什么样,可能我们现在还在继续地探索中。公司未来的发展大方向、战略方向定了,但是怎样要达到这个高度,从哪条道路过去还在探索。
 
  等于是战略方向有,战略布局还在不断的调整、优化中。加入到高端院之后,无论是在机器人所还是清研同创,有没有哪件事令你印象深刻呢?
 
  有,确实是有,但是有两件事,在机器人所有一件,在清研同创有一件,都跟我们做项目有关系。在机器人所的时候,带电机器人一期项目,当时争议挺大,因为项目难度很大,而且周期很紧,全所上上下下的人都觉得这个事儿风险非常大,当时一个主要的思想就是这个项目不接了。但是,后来刘莉老师和张伟张总商榷之后决定还是做这个项目。刘莉老师决定做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筹备公司,拿这个项目来练兵,看团队在这么短的时期内,能不能达到最终的目的要求,就是让大家知道必须能打这种硬仗,以后才能在市场上活下来。那时候其实也是第一次带领这个队伍捏成一股劲儿、瞄准一个目标去干这个。那个时候,好多人确实是紧张,包括我们的技术人员、我们的采购、我们的制造,没日没夜的,都很紧张。当时有一个同事叫祁辉,现在还在研究所,做这个项目的时候他的孩子才1岁多一点点。当项目结束展览展示的时候,他跟我说“我已经一个多月没和孩子见过面了”,因为早上孩子还没有醒他就出发去工作了,晚上孩子都睡了他才回去,再见面就已经不会叫爸爸了。这是给我印象很深刻的一件事。
  
  第二件事就是我们在公司接第一个项目的时候,做富华集装箱冷箱喷涂的时候。真正做这种合同项目,就从富华集装箱冷箱喷涂开始,当时难度也很大,而且当时客户条件极其苛刻。这个是一个改造项目,曾经找过两家机器人集成运用供应商,给他做过改造,做过改造之后,最后没成功,要求那两家供应商全款退货,然后自费将设备运走。我们接这个是一样严苛的条款去签,这也是无形中的压力。当时几位领导表示这种项目不干,以后就没机会了,说白了这是我们打入市场的一个机会。这个项目干的时候施工的时候是在元旦,调试的时候是在春节,然后所有的陪产调试都是在夜里和周末,白天要进行正常生产。
 
  这个就很像修路一样,只能在夜间进行,不能影响白天的交通。
 
  对,那个时候就是黑白颠倒,整整4个月,现场条件非常艰苦。当时我们也比较缺乏机器人应用工程师,所以在调试这块全靠几位硕士钻研。那个技术难度是现在我们做所有项目里第二难的,冷箱是机器人带了很多电机、很多轴,整体可以在轨道移动,还可以升降,在上面还可以横移,所以控制难度很大。机器人的稳定性、通信、防爆等等的要求对我们来说都是陌生的,那时候也是拼了一口气,硬啃。
 
  相当于是在X/Y/Z轴上都可移动。
 
  这个相当难,编这个极其复杂,这个需要几个电机轴配合着,才能让机器人实现。所以这两件事都是干着很辛苦,才算让公司在这个行业的立足之地,也锻炼了队伍,这两个项目对我们公司意义重大。
 
  也是通过项目在市场上打出了自己的旗帜。
 
  对,要不是冷箱我们这么拼,最后把这个事儿干成了,也不会有后面干箱一整条线的喷涂和特箱一整条线的喷涂项目。所以这两件事给我印象挺深刻的。
 
 
  那现在清研同创现在是做集成更多还是机器人更多?
 
  两个都有,集成工作会相对多一些。因为机器人本体的研发周期长,从最开始研发到做出来、再到推向市场是需要一个很长周期的,集成相对周期较短,短的3个月,长的5、6个月。我们机器人这部分从最开始的细长臂7轴机器人到紧凑型的喷涂机器人等等,逐渐形成了一个产品线。当时的想法就是先做集成项目,然后逐渐把我们研发的机器人用到里面去,再推广到市场。后来发现我们自己的机器人研发的进度比较慢,目前我们的集成项目用的都是别人的机器人,除了飞机喷涂以外,因为那个市面上没有,所以后期有可能会调整。因为现在集成的项目上都比较紧张,经常会抽调技术人员去现场,这也对机器人研发进度也有一定的影响,所以后期可能会将集成项目和机器人研发独立。
 
  我们来换个方向,来聊一聊家庭方面吧。
 
  家庭这块现在有两个宝宝,双胞胎女儿。
 
  很让人羡慕啊~
 
  家庭这边怎么说呢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包括公司高层也是一样,有的经常会两地来回跑,孩子也都不是很大。这个也没办法,我们都必须得到家庭这边的支持与理解才能放手去干这番事业。有的同事出差比较多 ,家里就顾及得更少了,有的时候是1个月2个月,甚至更长,我们只能尽量去沟通。我之前也有一次出差是时间比较长,主要家里两个小孩儿就比较辛苦一些。但我们公司员工关怀这部分做的还是很好的,经常会有一些问候或者是活动等等。其实家庭和睦就是对我工作的一种支持。
 
  短期内对自己、对家庭、对公司有什么期望吗?
 
  对自己的话当然是希望自己能在这个平台上做一番事业了,毕竟是清华大学产学研一体化方面的发展。公司这方面的话,在最初筹建的时候就是按最正规的要求去做的,这样成本也会很高,对我们来讲压力也会比较大,但我们是肯定会发展起来的,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
 
 
普鲁斯特问卷
 
1、你最欣赏的历史人物?
 
毛主席,在没有读相关书籍的时候,不是那么了解。后来通过对国内外相关书籍的阅读了解到,毛主席真的是为了革命倾尽所有,他所有的家人都投入到革命事业中。而且当时毛主席的一些决策、判断,不单单说是一个优秀的人可以做到的,还需要相当大的魄力、有极高的修养才能去做这个事。
 
2、你最喜欢的小说中的男主角是谁?
 
小说读的很少,主要喜欢读一些人物传记,要说最喜欢的就是《曾国藩传》里的彭玉麟,这个人就非常的纯粹,凭借着一腔正义,遇到一些不对的事情就果断指出,干了很多年也没有主动要过一官半职,道德修养很正派,有着一种赤子之心。
 
3、什么是你的座右铭?
 
人间正道是沧桑吧,主要是觉得人一定要正,走得正会遇到很多的阻力,承受的会更多,但是阴谋诡计什么的是肯定没有好下场的,所以还是要做到这一点,尽管很不容易。
 
  这期的《人物访谈》到此结束,相信有的小伙伴通过本期栏目认识了李振华,有的则加深了对他的认识。当然,我们还有很多像李振华一样,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坚持不懈、努力拼搏的小伙伴们,让我们在后面的栏目中逐一认识下吧,我们下期《人物访谈》再见啦~
 
院务部企宣办报道
编辑|张澍
搜索